農民日報:劉培生:貴州以“三變”改革促鄉村振興

時間:2019-11-26浏覽:138設置

編者按:本文刊載于《農民日報》2019年11月16日第6版,是貴州省“三大戰略行動”重大專項招標課題《貴州“三變”改革助推鄉村振興研究》(19GZZB10)的階段性成果,作者劉培生系ag电游官方网站院“三變”改革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經濟學博士,研究領域爲農業經濟理論與政策、農村改革與發展等。 

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新時代做好“三農”工作的總抓手。貴州省切實抓住曆史機遇,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把“資源變資産、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農村“三變”改革作爲推動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舉措,通過“三變”有效促進了自然資源、各類資金、勞動力要素集聚,提高了農村要素生産率,推動了農業經營組織變革,加快了脫貧攻堅進程,不僅在全省全面推廣,還上升爲國家政策,從2017年起連續3年被寫入中央一號文件。 

“三變”改革推動農村要素集聚

基于順應市場需求變化和産業發展的趨勢,激發農業農村發展潛能的目標,“三變”改革由政府引導自然資源、勞動力、各類資金和資本在農業經營主體內部集聚,促進社會經濟變革的過程,有效推動農業生産各種要素集聚。首先,“三變”改革創新了農村土地要素流動機制。通過對農村土地要素確權、評估和股份量化,推動分散的土地、森林、草地、閑置“四荒地”等自然資源向專業戶、農民專業合作社和企業集聚,進行股份制聯結,形成經濟實體不斷産生利益。其次,“三變”改革完善了生産要素配置機制。通過股權紐帶,把人才組織起來、把要素集中起來、把政策疊加起來、把小農戶與大市場有機連接起來,形成“聯産聯業、聯股聯心”的經濟利益共同體和“規模化、組織化、市場化”的新型農業經營機制,解決了單個農戶“幹不了、幹了不合算”等現實問題,構建了“先富”帶“後富”的共享機制,是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的一種實現途徑。根據扶貧進程,引導由臨時“輸血式”的救濟扶貧向長期“造血式”的産業扶貧轉變,推動各類扶貧資金與自然資源以股份的形式相結合。“三變”改革通過創辦農民講習所、開展實用技術培訓,提升農民職業能力,培育職業農民,推動勞動力資源開發。促進農村人力資本的形成,引導農民職業分化,宜農則農、宜工則工、宜商則商,促進勞動力要素在一二三産業分配、組合、集聚。 

“三變”改革推動農業經營組織變革

我國農村改革就是用分散的家庭經營替代高度壟斷、集中的人民公社體系,實現農村經營組織的創新。經營組織創新重新調整國家、村集體和農戶利益分配,固定國家和集體的任務存量,放開農民的分配增量,激發農民生産積極性,廣大農民以增加生産要素投入獲得更多糧食産量,曆史性地解決了吃飯問題,實現了經濟社會的“帕累托改進”。在市場經濟條件下,農業生産不再是滿足自給自足、單純追求産品數量的生産活動,而是根據要素投入組合的成本和産出數量及價格水平變化趨勢的對比,獲取更多經濟利潤的生産經營活動,即從“爲吃而生産”向“爲賣而生産”的轉變,組織的繼續創新仍然可以實現更高層次的“帕累托改進”。“三變”改革爲了適應現代農業發展的需要,解決家庭小農戶經營方式的小、散、閑的專業分工不徹底、規模不經濟問題,而把農村閑散的自然資源、各類分散資金和過剩勞動力,以股份制的方式集中到專業經營戶、家庭農場、合作社和涉農企業,以進行專業化、規模化生産,實現農業經營組織的變革。 

“三變”改革促進農村産業革命

産業鏈短、附加值低是傳統農業的發展短板。貴州“三變”改革,以企業、農民專業合作社等爲主體,集體所有的經濟資源爲基礎,把財政資金入股實體産業,結合本地資源禀賦,因地制宜發展具有比較優勢的果、菌、茶、藥、肉、禽、蛋等特色産業。股份挑兩頭,“一石擊三鳥”,既保證財政資金的使用效率,又發展了産業,還保證了貧困戶的持續致富增收。經營主體與産業發展相輔相成,爲了追逐更多的“潛在利潤”,農業經營主體積極創新,向上遊的要素銷售、中遊的農産品生産加工和下遊的産品銷售延伸,形成縱向“一體化”聯合,積極發展與生態産業相關的鄉村觀光、住宿、餐飲、體驗等旅遊服務業推動,促成一二三産業的橫向融合,使傳統的産業煥發新的生機,促進産業變革。 

“三變”改革推動農村土地制度變革

土地等自然資源是産業發展的第一要素,“三變”改革推動的“資源變資産”,使原來屬于村集體所有的土地等自然資源轉變爲新型經營主體的運營資産,需要相應制度確認、政策推動和法律保護。通過“三變”改革激活了農村土地經營權的出租、轉讓、入股、擔保、抵押的權能,探索出與城鎮土地“同等入市、同權同價”的路徑,推動城鄉土地經營制度由同質不同價的“二元定價”向同質同價的“一元定價”回歸,促進農村集體經營性用地、宅基地有序流動,尊重並保護農民權益,既爲我國農村土地制度由“兩權分置”到“三權分置”的跨越開辟新的路徑,也爲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提供新經驗。

“三變”改革完善鄉村治理體系

一方面,鄉村治理體系現代化是“三變”改革的目標指向。“三變”改革驅動的現代化生産要素流向農業農村,不斷地由産業經濟逐步滲透到文化、生態和政治生活,進一步促進農村治理現代化轉變。“三變”改革積極探索以村社基層組織爲基礎構架,發展集體股份合作社,把村規民約納入合作社章程,把利益分配與村民遵章守紀、尊老愛幼、勤勞致富等挂鈎,引導農民文明習慣的養成,使鄉村“自治”得以豐富和完善。根據鄉村治理現代化的需要,以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爲統領,完善村“兩委”運行機制,帶動基層黨組織統管農村經濟、社會、生態、文化能力的提高。以“德治”促進“法治”,推動“自治”的能力提升。另一方面,“三變”改革需要現代化的農村治理體系,實現農村治理的現代化,直接降低産業經濟活動中的各種交易成本,實現農民對各種自然資源的權益訴求,使農民更加關注農村資源的可持續使用,既有利于轉變和改善農村基層自治組織的服務方式,又可以促進農村生態保護、人居環境的整治和鄉村新型治理體系完善的相互促進機制。

“三變”改革在貴州的探索、實踐、推廣已取得積極成效。5年來共促進700多萬貧困人口脫貧,貧困發生率下降到4.3%。産業結構不斷優化,農業經濟增長速度連續5年高于全國2-3個百分點。現代化的産業已具規模或初現雛形,新型農村經營主體——村集體合作社從無到有,由空殼到實體,服務功能不斷豐富完善,帶動能力不斷增強。接下來針對基礎性問題,貴州要繼續圍繞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推動“三變”改革點面結合、城鄉融合,聚力打造“三變”改革升級版,爲鄉村振興構築體制機制新優勢。

專家推薦意見:本文最大的特點是對新時期貴州“三變”改革如何對接鄉村振興戰的內在機制進行解讀。重點圍繞農村“三變”改革推動貴州鄉村振興這一主題,通過“三變”,推動農村生産要素聚集、農業經營組織變革、土地制度變革、促進農村産業革命、完善鄉村治理體系等五個方面進行深入解析並對“三變”改革的貴州成果加以驗證。論證全面、深刻、言簡意赅、說理透徹。(《農民日報》2019年11月16日第6版)

1574065850592117.jpg


返回原圖
/